毛寿龙:中国公共政策的现状及其展望

首页    联盟动态    毛寿龙:中国公共政策的现状及其展望

 

57fcb52af1d2c-1-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文 :毛寿龙,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、教授、国宏新型城镇化发展联盟主席

 

欢迎韩国来的客人们。韩国很富裕。中国很多人都曾经思考过,韩国人是怎么富起来的?中国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都在思考如何向韩国学习,发展经济,形成新的东亚奇迹。中国过去40来年,经济也有很大的发展,虽然还没有富裕到韩国的程度,但中国人去国外很多地方,也被看作富人了。我今天要和大家分享,过去39年来,中国的经济是如何发展起来的,主要是从公共政策角度让大家对中国有更好的理解。

 

今天探讨的主题是“中国公共政策的现状及其展望”,这个主题可以是公共政策理论研究的探讨,也可以就中国具体的公共政策来讨论。我想大家可能对后者更感兴趣,所以打算从中国经济发展及其政策入手,来展开这个问题。

 

根据GDP数据可以看出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中国经济进入了高速增长时期。这与大家的亲身感受也是一致的,上世纪80年代、90年代中国人觉得见到的香港人、台湾人和韩国人都是富人;如今,中国游客在韩国、日本大量消费,也被看作是富人了。我们可以看看这个过程是如何发展而来的。从全球经济中中国GDP分量来看,中国以前远远低于日本,而现在已经超过了日本,还有人估计,到2030年中国的GDP会高于美国。数据背后是政策的变化。当然,中国的政策和所有国家的政策一样,即使是好政策,都有双面效果,有好的也有坏的。

 

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向美国总统卡特请教,中国经济如何发展好。卡特说,美国经济学家认为,放开价格就可以了。从此开始,中国开始放开价格,并精简政府机构。放开价格使得市场繁荣,但也出现了通货膨胀和利用体制内外价格差引起的腐败问题;精简政府机构在出现了很多问题后又恢复。很多非洲国家的改革都死在这一步。但中国却度过了一个个的难关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的政策是进一步市场化,还是停止市场化?很多人当然认为要控制市场,控制价格,但有人认为政府改革失败是因为市场经济还真正没有建立起来。中国选择了后者。

 

上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政府职能转变,政府职能发生了很大变化。1998年职能部门规模缩减一半,很多机构改制为公司。铁道部过了很久才变成公司,但也是当时改革的一部分。同时增加供给,主要包括两项措施:国企改革和发展民营经济,并大力招商引资、引进外资。这也导致了一些新的问题,比如通货紧缩问题,股市泡沫问题,以及东亚金融危机冲击下的出口下降问题。这个时候又面临新的问题,是控制市场,还是让市场起基础性的作用。中国又选择了后者,从而走出了东亚金融危机。方法是发展外向型经济,鼓励发展房地产市场。同时提供民生服务。

 

所以,本世纪头十年政府的主要职责在于建立民生经济,为老百姓提供基本保障;强化市场监管;管理高度流动的社会;强化公共服务,包括教育、医疗、卫生服务;发展基础设施建设,搞城镇化;推动自由贸易,推动房地产。当然, 10年后同样产生了新的问题,外贸依存度很高,很多人认为中国用资源生产廉价物品卖给帝国主义国家是卖国行为;而国外进口国往往认为中国廉价商品是倾销政策。而房地产市场发展导致的房价疯涨也让人对中国经济深感忧虑。这个时候,还是两种选择,控制市场,甚至取消自由贸易,取消房地产市场,或者让市场起决定作用,政府发挥有效作用。中国又选择后者。

 

由此可见,上世纪80年代致富的人是做小买卖的;90年代做企业、炒股赚钱;进入新世纪以后,房地产经济快速发展,我国的城镇化加速和人口密度增长,曾有人将中国房产总值估价为450多万亿人民币,这个价格能把美国和欧洲房子都买下来,因此也有很多人都认为中国房地产存在泡沫。

 

现在是第四个十年,中国进入了互联网经济时代。这一阶段,外贸经济逐步下降,并趋于稳定,房价增速也在下降,并出台了普遍的限购政策,这一阶段政府作用体现在:1.供给侧改革,去杠杆,去产能,去库存;2.互联网金融发展,例如微信支付,支付宝,互联网小额贷等;3.互联网+经济,例如网购的发展;4.对共享经济提供空前支持,让市场其决定作用。

 

最典型的案例是共享单车。它不仅在短短几年里就成了很有影响的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,而且也制造了最年轻的富豪。共享的概念就是把闲置的东西盘活利用进行共享,共享经济投入的所有资源都是过剩的。例如共享单车获得的巨额融资与资本市场有过量资金有关;生产单车的钢材也是过剩的;生产单车的产能也是过剩的;由于自行车容易被偷,大家都不怎么买自行车,其需求也是过剩的。通过把所有的过剩集中到一起,共享单车实现了快速发展。

 

中国股市虽然经历大起大落,且开放性较差,大家都认为不怎么样,但中国股市的总量很大不容忽视,目前股市在3000点左右,市值在八万亿到十万亿美元之间,而从专业眼光看待,中国股市如果健康的话,应该在6000-8000点之间,就意味着市值可能达到20万亿。美国股市是25万亿美元,而且中国很多好的企业都是在美国、香港上市。

 

总结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历程,对中国经济增长有推动作用的公共政策包括:1.放开价格;2.鼓励私人企业发展,发展股票市场;3.推动国际自由贸易,发展外向型经济;4.发展城镇化,推动房地产经济发展;5.发展基础设施。港口、铁路、高速公路;6.发展互联网+,互联网金融,共享经济。

 

显然这些政策都是好政策,而且给中国的经济增长提供了公共政策的支持。但这些政策在推动经济增长的同时,也出现了很多问题。比如严重的腐败问题,姓资姓社的争论问题。比如经济问题,通货膨胀,金融泡沫,国外反倾销,房产泡沫,互联网泡沫。这些难关都会毁掉好的经济政策,同时也会毁掉经济增长。那中国为什么能渡过难关,实现持续经济增长?我认为这与多个维度的秩序的增长是有关的。中国经济增长表面看着是政策的成功,其核心逻辑在于秩序维度的成长,具体体现为:在市场秩序方面,市场秩序成长解决经济问题;在政府秩序方面,实现了有限且有效政府;在国家秩序方面,国际政治危机能得到很好解决,内在政治稳定;在社会秩序方面,开放社会的治理结构,通过“用脚投票”而非暴乱和武力来表达诉求,拓展了社会的成长。

 

最后,我总结一下。首先,中国经济高速成长背后是适当的政策;同时,公共政策有效的背后是秩序维度的成长;而未来的成长取决于合理的政策,以及合理政策的治理的成长,用国际话语来说就是“Good governance matters”。

 


 

作者简介:毛寿龙,男,1967年生,字竹森,浙江奉化人,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,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财政与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,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,北京市海淀和谐社区发展中心理事长,深圳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学术委员。

 

2017年12月8日 09:40
浏览量:0
收藏